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 我要吃你的奶小妖精

时间:2020-01-28 10:32       来源: 网络整理

手感真是妙啊,那么有弹性,那么有温度,直让我下意识的抓在手中忍不住抚摸揉搓起来。

以至于郑芹当时就羞慌的嘤咛一声,俏脸更是随即通红。

她忙把我手指吐出来,更是把我抓她前面的手给打掉,羞声叱问,“傻柱,你干嘛耍流氓?!”

我都佩服我的机智,学着傻柱的模样我憨憨地抓了下脑袋,满眼的不解。

“耍流氓是什么,摸花就是耍流氓吗?那我喜欢耍流氓,你兜子上的花真漂亮。”

说完后我又伸出手,还想摸,但是郑芹羞羞的退后了半步,还嗔瞪我一眼。

随即她转过身,“行了,那朵花不能随便摸的,赶紧帮我涂抹后背吧!”

很明显,郑芹接受了我的解释,并不怀疑我是在故意抓挠她那儿的,这让我长长松了口气,刚才一时冲动,下意识的就抓在手中抚摸揉捏了,真是惊险又刺激,关键是还过瘾。

那么大,那么有手感,尤其是郑芹嘤咛的声音,真是迷死个人了。

这个美人儿在床上的时候被弄嗨的时候,肯定比小电影上那些曰本女人叫的好听......!

不过这只能是想想了,眼下可不敢对她这样做。

于是我伸手又摸了摸郑芹性感的玉背,真是光滑又温润,手感太棒了。

这么娇滴滴的仙女一般的美人儿,今晚竟然能够让我感受到她的身胴体,真是兴奋。

在这种兴奋中,我情不自禁的凑上嘴巴,亲吻吻弄起了她光滑的后背,更是探出舌头去感受她后背的细腻与光滑,让我用舌尖细细品尝到了她玉背的温润。

这种旖旎的刺激显然让郑芹感受到了,她羞急的逃离了我的亲吻吻弄,更是红着脸质问我干什么。

“电视上被蛇咬了都要吸毒,被蜜蜂蛰了也要吸毒的吧?电视上还说唾液有杀菌作用……”

我还想跟郑芹解释些什么,但她却长长松了口气,并且阻止了我继续。

“不用了,你不用弄些这个,电视上都是骗人的,你帮我倒上奶水揉揉就行。”

郑芹显然是羞到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我再磨蹭的话,她肯定会走人。

所以为了避免她的离开,我只好规矩的帮她揉弄后背伤处。

被蜜蜂蛰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可是能让男人流泪的,更遑论是郑芹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

所以当我伸手揉弄她后背伤处的时候,郑芹痛到娇声嘤咛,不停的直跺脚。

因为跺脚太凶的缘故,我都能从旁边看到她胸前的晃动。

那一颤一颤的,简直把我心都迷到随之上下起伏,对她那儿充满更大的兴趣。

我摸上瘾了,我怀念刚才那种撩人的手感,我还想再抓在手里抚摸揉搓。

于是我故意对郑芹说,“那天我见张寡妇脱光衣服躺玉米地里,有个男人骑在她身上,也不知道撅着屁股在干啥。后来张寡妇说好痛,那男人就摸她兜子,说摸摸就不痛了,这是为啥?”

我当然没见张寡妇跟人干那事儿了,这都是瞎扯淡的,我在引诱郑芹往那方面想。

而郑芹则紧闭着小嘴儿,羞羞的不说话,反倒是小耳垂变得通红。

显然在她看来,我这个傻子只是无意中说了件实情,她则联想到胸前被抚摸的场景撩弄分散了注意力。

当然,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所以我揉弄她伤处时就更加卖力。

我得逼她,我得让她痛到忍不住,主动尝试我说的方法。

事实上,这种方法确实起了效果,因为在痛苦中坚持了半分钟后,郑芹就抗不住。

她终于张开了猩红小嘴儿,语气中斥满娇羞,“傻柱,你觉得我兜子上的花,美吗?”

有门儿啊!我当时就屁颠屁颠的点头奉承着,“真美,真好看,我喜欢!”

在我说完后,她就红着脸‘嗯’了一声,稍稍犹豫后又对我说道:“你喜欢……那就摸摸吧!”

“但是你得轻点,别像刚才那样揉搓,我疼。”

那娇媚旖旎的小声音传进我耳朵里,直让我亢奋。

我连话都顾不得回了,腾出一只手来就抓在郑芹身前,隔着胸杯卖力抚摸揉搓着。

看起来真有效果,在我抚摸揉弄的第一时间,郑芹就发出了旖旎婉转的嘤咛声,那娇媚的小声音仿佛会拐弯,更是钻进我耳朵里直撩我心头,撩的我身下火起。

而郑芹则在羞声嘤咛过后,魅声对我提起了抗议,“哎呀,傻柱你轻点,我那儿……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