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外国人一起爱

时间:2020-01-26 22:42       来源: 网络整理

老马瞬间清醒了不少,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兰馨,那个,没事,你别擦了,我再去换一条吧。”

说完,老马就钻进了卧室,脱下了腿上湿漉漉的沙滩裤。

老马心中有些羞愧,都怪自己大意了,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窘事。而后转念又想,这条沙滩裤过于单薄,难不成刚才那丫头已经发现了什么?

如此想想,老马的心便忐忑不安了。

在卧室里忍了很久,老马才舔着脸走出来,想着要重新冲杯糖水给邱兰馨解酒。

出来后才发现,外边空无一人,邱兰馨的卧室门紧闭着,里面透出灯光。

老马从厨房又端出一杯糖水,敲响了邱兰馨的房门,“兰馨,糖水好了,喝点吗?”

文学

屋内响起一道很不自然的声音,“呃,不麻烦了,马叔叔早点休息吧。”

老马闻言,内心更加愧疚了,他觉得是自己方才的失态,致使邱兰馨现在尴尬的回避,在一阵自责后,老马黯然离开。

夜已深,老马睡在床上横竖不是,自从晚上被邱兰馨的小手碰到了后,身子骨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亢奋的难以入眠。

十年来,孤单的老马长期依赖言情小说来抚慰心理,这会儿,他打开床头灯,从被套下面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书,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

当看到精彩过程时,老马的脑海里就有了画面感,左手也伸了下去……

刚刚来了点感觉,一声声压抑的娇喘从隔壁隐隐传来,老马倾耳细听,这才发现是邱兰馨的声音。

“咦?张小军不在家啊,她一个人怎么就……”老马顿时犯起了狐疑,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来到了隔壁卧室的门前。

“嗯哼……”屋内响起邱兰馨小声的喘息,像一条条小虫子爬上了老马的心头,让他瞬间瘙痒难耐!

见房门紧闭,老马又赶忙掉头跑回卧室,来到阳台,透过窗户背后的窗帘缝隙,看见邱兰馨赤裸裸的躺在床上,还扭来扭去的。

对于老马的偷窥,屋内的邱兰馨浑然不知,此时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快乐中,欲罢不能。

与此同时,邱兰馨脑海里浮现出老马的面容,遐想着自己愉快战斗的画面……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身体传递的反应却让邱兰馨无法坚守。

这种禁忌,给邱兰馨带来了未曾有过的刺激感,思想上原有的道德束缚,也随之崩溃,她开始放飞自我,肆无忌惮的叫出了声。

而这一切,都被阳台窗外的老马看在了眼里,他在无比惊讶的同时也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给邱兰馨想要的快乐!

没想到,第二天,这个机会悄然而来。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

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

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

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

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 上一篇:按摩被下药爽到弓背
» 下一篇:欧美一级黑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