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两暗卫进去了公主h

时间:2020-02-25 09:48       来源: 网络整理

 芳芳这时候心里觉得憋屈,刚刚老刘那么欺负她,她以为老刘会追出来安慰她,结果老刘一出来就去找她妈了。

QQ截图20190316112710.jpg

尤其是老刘刚才坐在床边凳子上的时候,她虽然背着芳芳,但是芳芳看着她妈妈那一幅满足的样子,肯定是老刘说了什么好听的话。

所以她觉得有点委屈,她可是为老刘受累了的人,为啥老刘就不能来安慰自己?

这女人心海底针,一点也不假,反正老刘到现在都还搞不懂这些个弯弯绕。

虽说人老了,可他年轻时候毕竟也是个搞女人的高手,知道女人快哭的时候就去安慰她就是了。

“芳芳啊,你这么哭刘叔会心疼的,快,不哭了好吗?”老刘虽然有心安慰,但这医院这里人还是挺多的,一个个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可是芳芳还是觉得委屈,并没有搭理老金,继续在哭。

“那你看这样行不行,芳芳,你别哭了,刘叔答应你一个要求好不好?”反正这么多人都已经看到了,索性老刘一咬牙,说道。

反正他活了半辈子了,啥也都看开了,别人看就看吧。

“刘叔你……你说话算是吗?”这时候芳芳也感受到四周传来奇怪的目光,顿时有点害羞,就顺着老刘的话问道。

“好好好,算数算数,别哭了,你妈妈醒过来了,快进去看看吧。”老刘也顺着芳芳的话说道。

这时候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慢慢散了,只有几个小年轻看着芳芳那大长腿,眼睛满满的直白的渴望……

这些人的目光老刘根本没办法理会,生气又能怎么样?所以老刘选择无视他们。

而且老刘还从这其中找到了乐子,那就是你们看着感觉遥不可及的仙女,刚刚可是给他那啥了的,他们也就只能在心里偷偷YY了。

回到病房,老刘看到张秀琴跟芳芳这娘俩相谈甚欢,老刘就没再进去打搅他们。

眼看快中午了,折腾了一上午,都没怎么休息,连口早饭都没顾上吃,老刘想了下,索性下馆子去。

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人去享受的,这还有两口子在医院等着呢,怎么说他也要给张秀琴娘俩带饭。

打包了几个菜,老刘刚准备出门,忽然想起来这张秀琴可是个病号,这些大鱼大肉现在吃,还是不太好的,就又让人家厨师做了个鱼头清汤,一起打包带了回去。

老刘回到医院的时候,差不多正好是午饭时间,张秀琴跟芳芳看到老刘大包小拿的带着许多吃的,顿时心情好了不少。

芳芳第一个兴奋的叫了起来,从老刘的手上接过吃的,撒娇说道:“刘叔,真是辛苦你了,你说这叫我们娘俩怎么办才好嘛……”

这芳芳平常看着可是很羞涩的一个姑娘,可她现在对老刘撒娇,这一下子,老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在这一声声撒娇声中酥掉了。

“芳芳,怎么跟你刘叔说话呢?”听见芳芳给老刘撒娇,张秀琴顿时不乐意了,说道。

在她眼中,老刘可是她的长辈,甚至她自己稍微努力下,说不定老刘还能成为芳芳的后爸呢。

这么跟老刘撒娇,那可很不好,怎么能跟自己的爸爸这么撒娇?

被张秀琴这么说了,芳芳还没反应过来,咧开嘴笑了笑,没当回事。

“秀琴妹子啊,芳芳还小呢,你管她干什么?”老刘看出来这张秀琴是吃醋了,但为了他的“终身大事”,他故意这么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说。

老刘的话,让张秀琴心花怒放,她还以为老刘对她有意思,对芳芳已经以一个长辈自居呢。

顿时开始卖弄风骚,对老刘挤眉弄眼,说道:“你就把芳芳惯着吧,看她以后长本事了还会不会把你当回事。”

说着,张秀琴笑的花枝乱颤。

老刘无心跟张秀琴扯淡,把吃的放下,说:“秀琴妹子啊,你这刚受伤,吃太油腻不好消化,我给你带了鱼头粥,你趁热喝吧。”

话说完,老刘就把那鱼头粥递给了张秀琴。

“刘叔,我的呢?”芳芳闻着那鱼头粥的味道,顿时胃口大开,问道。

“哈哈,怎么能少了你的。”老刘开怀大笑,说:“我给我们两个带了几个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尝尝看。”

看着老刘悉心挑选的菜肴,芳芳笑嘻嘻的从老刘手中接过筷子。

趁着这个机会,老刘粗糙的大手摸了摸她的手,那触感,依旧让他着迷。

不过他也怕张秀琴发现什么,赶紧松开芳芳的手。

被老刘这么一抓手,芳芳连顿时就红了起来,两朵红霞飞上俊俏的脸庞,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

这顿饭三个人尽管各怀心思,但吃的那叫一个欢喜,有说有笑。

接着两人心情好,老刘时不时就跟芳芳说一下荤段子,虽然让芳芳脸红彤彤的,但也没让张秀琴发现什么。

张秀琴还以为老刘这是故意想逗一逗她呢,一直笑的不停。

吃过饭,老刘打算去拜会下吴朝阳的老爷子。

今天这件事也算是吴朝阳替他们村里办了一件好事,正好趁着在镇上这个便利,老刘也该去看看那老爷子了。

跟张秀琴母女俩交代了下,老刘就从医院出去了。

这老刘一走,芳芳跟张秀琴都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张秀琴无精打采的躺在病床上休息,结果没一会就睡着了。

芳芳看到张秀琴睡着了,闲的无聊,就出去透透气。

在住院部楼下,芳芳实在是找不到解闷的东西,不知怎么的,就走了出去。

而老刘从医院出来,直接打了个车,就去吴朝阳家了。

本来老爷子没有跟吴朝阳住在一起,但是自从那次老爷子受伤之后,吴朝阳就把老爷子给接到一起住了。

老刘之前去过几次,现在去,也是轻车熟路。

吴朝阳虽然是镇长,但因为他作风很正派,住的地方也比较偏,很简单的一个小院子。

“吴镇长……”老刘在门外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