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太紧了我抽不动,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王

时间:2020-02-24 07:25       来源: 网络整理

王寡.妇就保持着这种笑容,把我拉起来娇滴滴说:“你愿意那就最好了,走吧,跟嫂子进屋去。”

“进屋?进屋干嘛?”

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可王寡.妇没搭理我这茬儿,拉着我就往里屋去了。

我也是好奇,也是想挣这份钱,也没再追问,乖乖跟她进了屋。

可是没成想,一进来王寡.妇就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把衣服脱了吧。”

文学

“啊?”我大吃一惊说:“脱衣服?”

“你说呢?”王寡.妇意味深长的抿嘴笑了笑说:“你不是想挣钱吗?”

“是啊。”

“那蛇皮没给你说来我这儿咋挣钱?”

我苦笑着摇摇头,实话实说:“他没说,他就说让我来找你,一个小时就能挣五百啥的,别的都没说。”

“这个蛇皮。”王寡.妇无语的叹了口气,然后就又俩眼放光的看着我说:“呐,总之你想挣钱呢,就赶紧把衣服脱了,别的就别问了,行吧?”

我有点犹豫,可是一想到钞票近在眼前,一想我一个大男人还能吃亏是咋的,索性就不多想了,特干脆的把衣服脱了。

王寡.妇眼睛马上更亮了,盯着我一身肌肉啧啧称奇说:“你可真结实啊,李东,快快,快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啥?”这下我更惊了。

我又惊又崩溃的瞪大了眼,王寡.妇却是一脸的从容,外带满目耐人寻味的光彩,凑过来抬起手,指尖轻轻的在我身上滑动,还一边啧啧说:“你这一膀子肌肉可真好看。”

王寡妇蜻蜓点水的拍了下我肩膀,哧哧说:“快脱了,让嫂子看看。”

这孤男寡女的,在她面前扒裤子,这事儿要传出去,别人不得戳我脊梁骨?这可关乎到颜面和尊严的问题。

于是我就说:“嫂子,你到底要我.干啥活儿你就直说,我力气肯定够,这脱裤子,多不合适?”

王寡.妇似乎有些不悦,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扬起了带有邪乎的浅笑,接着就转身去打开了抽屉。

正好奇,王寡.妇居然拿出来几张红红的钞票,在我眼前一摆说:“嫂子就问你,这钱你还想不想挣了?”

“想啊。”看见钞票我就眼红了,这对我来说不单单是钱,那可是我脱离苦日子的神物啊。

“那我让你干啥就干啥,明白?”

王寡.妇的妖.娆之中忽然就多了一抹霸道。

看着王寡.妇手里的钱,我心里那点所谓的尊严轰然倒塌,一个念瞬间蹦跶了出来。

我一大男人,在她面前脱.裤子又咋了?说出去也是她丢人,是我沾光,我还怕她真把我吃了不成?

我一咬牙一跺脚说:“那行,脱就脱!”

我动作麻溜的把裤子脱了,这下可好,我就跟电视机里那些模特似的,浑身上下就丢了个遮羞用的裤子了。

这感觉还真别扭。

我梗着脖子,心里不停的念叨:“这没啥这没啥,就当是为了钱,为了以后的好日子,这有啥的?”

哪儿知道,王寡.妇低头看着我,眼睛都直了,俩眼珠就跟俩灯泡似的,亮的都有点刺眼了。

她这眼神咋就跟饿汉子见了肉似的?

这下可好,感觉更别扭了。

哪儿知道,王寡.妇居然抿了抿嘴唇,脸上慢慢飘荡出一抹热气腾腾的绯红来,,低头盯着我吃吃说:“好大……李东,你真不愧是李东,你真是头牛啊……”

我一怔,还真一时没明白她啥意思,我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大悟。

我顿时脸上一烫,摸着头哧哧说:“还、还好吧……”

突然,王寡.妇伸手过来,我都没回过神儿来呢。

我登时一个激灵吓的我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失色说:“嫂子!你、你这是干啥?!”

“你说呢?”王寡.妇目光如火一般炽.热,说话的声调都变了,嗲嗲的她说:“你就不想要嫂子帮你,那样一下?”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

没等我吭声,王寡.妇忽然就蹲了下来,同时玉手极快的伸过来,一下子就给我把最后一件遮羞的物件也给扒了下来。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嫂子——呜!嘶——”

这感觉真爽!

炸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嫂子?嫂子在家吗?”

就在这时,外边院子突然传来一个女人试探的唤声,而且声音已经逐渐接近外边的客厅。

坏了!

这声音我可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我表嫂!

我脑袋里轰然再次炸了一次,陡然一个激灵,我猛地就把王寡.妇推开,以极快的速度赶紧把裤子穿上。

我一直跟着表哥表嫂生活,他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对他们自然也是敬重的很,我跟王寡.妇在这儿的事情,要是被表嫂撞见,真不知道她会咋看我,往后我还有啥脸面对表嫂啊?

紧张让我手忙脚乱,让我心里也乱成了一锅粥。

王寡.妇被我推的坐在了地上,可她非但没有恼怒,反而看着我坏笑起来,抹着嘴边哧哧笑着低声说:“看把你吓的,傻瓜。”

废话,那是我表嫂,我能不怕吗?!

话说回来了,我表嫂好端端的跑王寡.妇家来干啥了?

“嫂子?”幸好,嫂子推门探头进来之前,我及时穿上了裤子,“咦?李东?你在这儿干啥呢?”

表嫂看见我,不禁一怔,诧异无比。

我脑袋里头嗡嗡的,这要我咋解释,平时我跟王寡.妇都没啥来往,表嫂是知道的啊。

支支吾吾半天我愣是没能说个解释,可我这脸怕是早就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了。

王寡.妇忽然娇.声笑着说:“妙妙,是我喊李东过来的,想让他帮我.干点活儿。”

我心里对王寡.妇还挺感激的。

见表嫂似信非信的看着我俩,我赶紧岔开话题,问表嫂说:“对了嫂子,你干啥来了?”

表嫂笑着拎了拎手里一筐子鸡蛋说:“我来给嫂子送鸡蛋。”

王寡.妇忙笑呵呵的过去把鸡蛋接过来放在墙角,拿了钱给表嫂说:“妙妙你先回吧,我让李东帮我.干完活就让他回去。”

这不明摆着逐客令吗?

表嫂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幸好也没说啥,嗯嗯了两声转身走了。

我大松了口气,一摸脑门,嚯,都是汗。

很快送表嫂出门的王寡.妇回来了,进屋就对我笑着说:“看把你吓的。”

说话王寡.妇到了炕边,啥也没说,直接就把裤子扒了,接着往炕上一倒,使劲抬着腿说:“李东,。”

看着王寡.妇,我直接就懵了。

这、这又是啥意思?!

我愣着不知所措,炕上的王寡.妇抬头看了我一眼,冲我忽闪着眼催促道:“李东,还愣着干啥?快来啊。”

“嫂子,你这是……啥意思啊?”我耳朵都是烫的,毕竟真是没遇到过这种事儿。

可是王寡.妇这么倒在我眼前,我又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越看越火烧,根本控制不住。

王寡.妇叹了口气,耐心解释说:“刚才嫂子不是帮你了吗,现在轮到你帮嫂子了,明白了吧?”

我恍然大悟。

可同时,我一下子就炸了。

我咬牙没好气说:“你想啥呢你?你当我是狗啊?”

“不不,嫂子把你当是牛,一头又大又猛的牛,嘻嘻。”王寡.妇居然看不出来我已经恼了,还咯咯笑着,特别开心的样子。

“你踏马才是牛!”

王寡.妇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我更急了眼,破口骂道。

王寡.妇怔了下,坐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我说:“咋了李东?不就是让你帮嫂子吗,至于急眼吗?”

“废话,那儿多脏!”我气急败坏的都有点结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