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妈妈今夜让你日个够丶 家里没人我就和妈妈

时间:2020-02-15 08:21       来源: 网络整理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妈妈今夜让你日个够丶 家里没人我就和妈妈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妈妈今夜让你日个够丶 家里没人我就和妈妈/图文无关

周末和老公一起牵着儿子的小手回“娘家”,还未进家门就已闻到饭香,透过玻璃上的雾气,看到父亲系着围裙,手里挥舞着锅铲,翻滚着锅里的骨头,转身又忙碌着处理鱼,嘴一张一合的与母亲说着话,母亲坐着小板凳手里削着土豆皮,嘴角挂着笑容,听着父亲讲话。

听着门响动的声音,父亲母亲的眼睛齐齐像门口看来“爸妈,我们来了,做什么好吃的呢"?

"嫁出去的女儿,怎么还拿我们家门的钥匙“老爸老生常谈到。

这句话是我每次回来老爸的开场白,我已经结婚3年了,和父母同住在旗里,老头子总是口不对心。就向他每次说”自己家没饭,干嘛回来吃”一样。可是每次知道我们回来吃饭总是老爸担当大厨,做着我们喜欢吃的食物,就像今天一样做着我们喜欢的“牛大骨”、“糖醋鱼”。我们从小吃家常炖鱼都吃腻歪了,老爸就跟着电视节目新学了一招,做糖醋鱼给我们吃,受到我们一度的好评。

今天的主题是给母亲过生日,大姐一家也回来了,吃饭期间不知怎么谈论起来了学历的问题。

“现在大专的学历太低了,如果有什么晋升机会,学历低这一条就已经被拦截在门外了,我的专升本毕业证今年年底应该就出来了。”我一边扒拉着饭一边说。

“就是说了哇,这两年的国考、省考各类考试,各类招聘信息,都开始只要研究生学历,本科本科也得是全日制的,我也得开始报名专升本呀!”大姐一边给孩子喂饭一边说到。

“当初口苦婆心,就差磨破嘴皮了,让你们好好学习,你们不好好听话,现在嫌自己学历低了”爸爸一边给我们削着肉(我们吃肉怕沾油手,老爸送到嘴服务),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此话一出,我和大姐都被击到了痛点,是呀,当初不好好学习,让爸爸妈妈操碎了心,现在还得花时间、花钱升学历,。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妈妈今夜让你日个够丶 家里没人我就和妈妈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妈妈今夜让你日个够丶 家里没人我就和妈妈/图文无关

小学时为了不去上学,经常装病的我,被识破后,另换新招,在天气好的时候就带着盒饭去沙里玩(上小学时离家远的都是带盒饭在学校吃,中午拼着书桌睡觉),一天都不去学校,小时候的通讯没这么发达,爸妈以为我上学去了,老师以为我生病了,小时候的我们一直沾沾自喜,从未被识破。

初中时,我抱着篮球不撒手,绕着400米的操场连两圈也跑不下来的我,居然嚷嚷着要考体校,班主任多次找母亲谈话。父亲在外奔波为我们挣钱交学费,当时家里的情况每年我和姐姐的学费只能先交一个人的,另一个人得赊账,等年底才交,父亲总是说“只要你们想读书,爸爸砸锅卖铁也会供你们念书的”当时的我只想到跟老师说自己赊学费很丢人,而忘记了父母的坚辛和无奈。

高中时,大姐不想上学,发短信给妈妈,要离家出走,母亲踏拉着拖鞋,在车站进出口拦着来往的大巴车,将不肯下车的姐姐揪了下来。

大学时,终于松懈了,好像也未曾紧张过,每天参加社团活动,上网、吃美食、观美景,三年就这样一晃而过。

那时的我们忘记了,爸爸妈妈每天凌晨4点就已经起来了,妈妈手脚利索的做着早饭,爸爸检修着四轮车,春天犁地、播种,夏天除草、施肥,秋天收割,冬天变卖、过年,农忙的时候每天只是吃馒头,在配点咸菜喝冷了的白开水。

有一年秋天黄河水上涨,眼看着就能收割的葵花,地被黄河水淹了,母亲坐在灶炉旁烧着火把,默默的流眼泪,父亲坐在母亲旁边一根接一根抽着自制卷烟。后来,等黄河水退了,爸爸和叔叔们穿着皮裤,一箩头一箩头运出来。水都快到大腿跟上了,父亲不让母亲下水,太深也太冷了,母亲就负责将运出来的葵花装进四轮车里,这样的坚辛是为了他们“两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儿和读高中的儿子”。

“父恩比山高,母恩比海深”偶尔遇到到一些早早不上学的同学,早早就已结婚生子,才知我的父母坚持让我们一直读书于我们是多么大的幸运。

希望我写的对你有感悟吧,不要像我一样辜负了父母的艰辛,辜负了美好的光阴,现在的我每一天都在学习,都在进步,希望能把握好我的每一寸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