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与上门女婿 凤流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的心酸-看秘密

时间:2020-02-15 08:17       来源: 网络整理

三姐妹与上门女婿 凤流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的心酸-看秘密

姐妹上门女婿流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的心酸/图文无关

雪整整下了一夜,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白色的山,白色的树,白色的房屋,泊油马路上厚厚的积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

也许是因为下雪的缘故,世界变得很静,没有了鸟语虫鸣声,没有了汽车的轰鸣声,连嘈杂的街道都没有了声音,这样的环境让人的心境,也失去了往日的浮躁,跟着静了下来。

屋里的几个男人围着长桌,几杯酒下肚有些浅浅的醉意,各自诉说着内心的苦闷。

沈逸,一身宽厚的军装让他看起来,有着军人独有的魁梧。可今天的他却没有军人的洒脱,没有什么语言,只是一杯接一杯喝着,这辛辣的滋味对于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味道,只是单纯的宣泄着他的烦躁。

“怎么了?有心思啊?”白明远看出了他低落的情绪,他们是同学,一起长大,关系一直很好。

“没事,心烦。”

“你媳妇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来?”看着他失落的样子,白宇凡只好找了一个话题,想提升一下气氛。

“什么媳妇,马上就要加入单身主义行列了。”说完又是一口干了一杯。

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似乎并不意外,他的性格大家都了解,很直爽的一个人,如果不是隐忍到极限,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又是几杯酒下肚,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空酒瓶,也许真的醉了,又或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借着这酒的劲儿,一吐为快,把他积压在心里的郁闷,不满,全部释放出来。

年少的沈逸是一个典型的不良少年,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父母只是老实普通的农村人,拿他没办法,只好把他送到了部队,一身军装改写了他的人生,部队的生活虽然辛苦,但是,却磨练了他,把一个惹事生非的不良少年演变成了一个稳重的青年。

父母感到很欣慰,用所有的积蓄帮他在城里买了房子,娶了一个城里姑娘安了家,可是好景不长,退伍季的来临打破了这祥和的一家,如果退伍,他人生就要重新起步,在这样普通的家庭这是一个失败的选择,所以,只有留在部队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怎么留?需要的是机会,能力,可也是需要人为的,他需要去打点,这就需要钱,可是钱从哪里来?父母因为他结婚买房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些外债。为了能有好的将来,他只好去找女方的父母,希望他们能够施以援手,毕竟这也关系到他们女儿的幸福。

可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他们没有,没有在这关键的时候伸出援手,只是提了一个建议。建议沈逸卖掉他们的房子,用卖房子的钱来解燃眉之急,说是他们既然在一个城市,可以先卖掉房子租房住,也可以住在女方的家里。听着很不错,可是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三姐妹与上门女婿 凤流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的心酸-看秘密

姐妹与上门女婿 凤流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的心酸/图文无关

一不做二不休,沈逸卖掉了自己的小窝,换来了留在部队的机会,但是,出于男人的尊严,他还是租了房子,刚开始还行,他的妻子恰好怀孕了,喜上加喜,大家沉浸在喜悦中,因为临着女方父母的家,这也方便了他们互相照顾。

因为留在部队,他的工资涨了不少。出于对妻子的信任,他每个月除了留有少量的零花钱外,其余的都交给了妻子保管,他想慢慢积攒下来,好早一点再重新买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小窝。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年关将近,可爱的女儿也满月了,想着回去探望自己的父母,让他们也享受着天伦之乐,于是和妻子谈及此,想让妻子拿出一些钱给二老买一些礼物,可也因此引发了一场战争。

“没钱了,都花掉了。”

“我每个月的工资都给了你,而且,你不是每个月的工资也不少吗?”沈逸难以置信,想问个明白。

“我弟弟马上就要结婚了,家里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妻子说的理所当然。

“即使这样,也不能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吧,你也不和我商量一下,你这样做太过分了。”说着,他有点急了,不由的言语之间带着怒气,手里拿着的水杯也一气之下仍在了地上,破碎的玻璃溅了一地。

他妻子,怎么受得了,一气之下跑到了娘家,添油加醋的说了很多,爸爸可见不得女儿收到委屈,就去理论。

怒气冲冲的两个人,没有理智的谈话,老人想教训一下这个女婿,可是他忘了,他的女婿是个每天受训的军人,刚想伸手,沈逸一个自我防卫的动作,不小心把老人推在了地上。

老人直接耍起了蛮横,硬说是女婿打了他,招来了很多的邻居,闹了一场笑话。

沈逸这下有理也说不清了,想道歉,可人家不接受,非要让女儿和他离婚,更可气的是,他的妻子竟然只相信她的父母,一点都不听他的解释。

一气之下,他放了狠话,“离就离,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就这样,把孩子和老婆都放在了娘家,他郁闷的回到了老家。

大家都劝他,“别计较了,总归是一家人,还是去把老婆孩子接回来吧,”毕竟快过年了。

一口酒下肚,他放出来豪言壮语,:“晾着她,趁机让她反省反省,如果不知悔改,那就离婚,我沈逸不缺老婆。”

一席话,引来了发小们的哄堂大笑,有人调侃,“咱们最可爱的人,有些膨胀了,”

“是她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