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没有这样进入过你总裁: 坐车跟姐姐那个

时间:2020-02-15 00:08       来源: 网络整理

 “轻点。”

  

  “你好讨厌。”

  

  那天我刚放学回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没羞没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轻声的呻吟,引人遐想。

  

  打开房门,我看到两个衣着暴露的人,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那个女人沉重的的喘息着,一双纤细嫩白的手,不停的在男人赤裸、健硕的胸膛上抚摸着。

  

  女人上身白色衬衫的扣子全都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文胸,和大片雪白的胸部,下身穿着的齐臀短裤,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裤。

  

  对于这个场景,我有些血脉喷张。

  

  我叫赵强,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姐姐赵玉,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在我很小的时候,赵玉的母亲就带着她嫁了过来。

  

  从小赵玉就是个早熟的女孩,喜欢穿短裙,总是和男生在一起玩,特别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男生总会闪个不停。

  

  总有男人对她神魂颠倒,她身旁的男人自然也换个不停,她特别开放,甚至在我面前,有时候都只穿着内衣。

  

  她出落的越来越水灵,发育的前凸后翘,也一直看不起,我这个一心只知道学习的傻弟弟。

  

  我帮她买过避孕套,在她带男生回家的时候自觉的去图书馆,甚至帮她洗过带着男人液体的内衣。

  

  我以为她就是年轻喜欢玩,没想到在父母去世的头七,她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我家算是殷实,父母在一起经商,有一个小公司,就是家里的这个小别墅,也得值个上百万吧。

  

  可是一夜之间,父母出了车祸,去世了。

  

  之前他们贷了一笔款,刚把钱用在运转上,他们就出事了,债务硬生生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父债子还,这很正常,为了还这些钱,我甚至去借了高利贷,我不能让父母走了,还欠着别人的。

  

  钱越借越多,让我喘不过气来,每天催债的人都要打爆了我的电话。

  

  今天是父母的头七,本来想和赵玉商量一下,把房子卖了还债,可没想到让我撞到了这一幕。

  

  “赵玉,你太过分了吧,今天可是父母的头七啊!”我手指颤抖着骂着赵玉。

  

  赵玉坐了起来,脸上还挂着微笑,衬衫已经挂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却丝毫的不在乎。

  

  她点了一支烟,吐了口烟圈,轻佻的看着我:“轮不到你在这和我指手画脚的。”

  

  赵玉光着脚,从茶几上面拿出来一堆白纸,甩到了我的身上。

  

  “什么都没有钱好啊。”说着,她放声大笑了起来。

  

  捡起了白纸,刚到上面的内容,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激动身体止不住的颤栗着。

  

  这是父母的遗嘱,他们所有的存款,包括这栋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子,都归了赵玉。

  

  “现在,请你从我的家里滚出去。”赵玉厉声道。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推了我两下,因为父母离世的伤心过度,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快滚吧,赶紧去想办法还钱吧,小心那些放高利贷的,把你手脚砍下去喂狗!”赵玉冷着眼睛看着我。

  

  “小崽子,你他妈聋了啊!”那男人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拖出了房门,紧接着,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我拿着父母的遗嘱,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赵玉,你这个贱女人,你这个白眼狼!

  

  别墅里,赵玉和男人放荡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既大声又糜烂,好像是在嘲笑我。

  

  我虽然读的是一本大学,可我还没有毕业,我去哪弄那么多钱啊!

  

  赵玉说的对,如果我再还不上钱,估计真的要被高利贷打断腿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赵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可欠了我不少钱,当鸭子不委屈你。!”

  

  这个人叫做红姐,借高利贷的时候,我也借了她几万块钱,最近一直在勾搭我做鸭子,我突然这是天意,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苦笑了一声:“好啊,我答应你,去哪找你。”

  

  在我记忆里,鸭子是很让人唾弃的职业。

  

  反正我也是一无所有了,听说当鸭子挺赚钱,为了活下去,我只能这样了。

  

  我握紧了拳头,最后看了眼曾经的家,我要把属于我的夺回来!

  

  红姐给了我个地址,是个叫绒花美容会所地方。

  

  等我站在会所的门口,手心出了不少汗,这里门脸看起来就金碧辉煌的,进出的人也都开着高档的车,应该挺赚钱的。

  

  说明了来意,一个梳着背头男人带我来到办公室。

  

  他应该也是鸭子吧,只见他满身肌肉,身材健壮,我又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躯,有些没自信。

  

  就在我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