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隔壁叫了两个小时:小东西,我又想要你了

时间:2020-02-15 00:07       来源: 网络整理

黄婷婷突然一乱动,我脚下一滑,身子一空,两人纷纷倒在床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黄婷婷已经把那柔软无骨的手钻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好凉快啊。”黄婷婷把手伸进来,在我带着凉意身子,来回的游走着。

我哪里经得住黄婷婷这样撩拨,体内的邪火像遇到干柴一样,疯狂燃烧,身子一翻,压在黄婷婷身上说道:“这可是你自己喝的,和我没关系。”

‘嘶’的一声,我把黄婷婷的连衣裙撕开,扑了上去。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在这时,我气的不行,不想搭理它,继续在黄婷婷那白皙如玉的身子上游走。

‘叮铃铃……’铃声没完没了的响起。

吵的我都的心思无法集中,出口骂道:“你大爷的,还有完没完了。”

非常不情愿的从黄婷婷身上爬了起来,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看,‘不是我的手机响,那是婷婷的?’

按着铃声寻去,我在沙发上总算找到了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爸爸。’

我刚按了接听键,这时,黄婷婷不知道怎么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后面抱着我,那柔软的胸前紧贴在背后,让我心生荡漾。

“婷婷,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还没帮你弟要的玩具买回来?你这个星期再不买回来,你就别上学了,一个姑娘家好好的上什么学,赶紧嫁人才是正经事,怎么?你还敢不应我?死丫头,我看你是皮痒了。”电话里面传了妇女的无理取闹的声音。

文学

“你好,你是黄婷婷的妈妈吧,她手机掉在学校,等会她回来找,我让她回电话你。”我听到电话中的女人左一句死丫头,右一句死丫头,心中一抽,回头看了一眼黄婷婷,眼中多了一丝疼惜。

“这死丫头手机还会掉,她人怎么不掉了,你是婷婷的老师吧,那我晚点在……”

黄婷婷趴在我身后,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怎么,突然轻哼了一声,刚好传到了电话里。

“这是什么声音?”

我赶紧一个反手,捂住了黄婷婷的嘴,生怕她再发出什么暧昧的声音,不然不知道怎么解释。

“咳咳,我在看电视,还有什么事需要转告黄婷婷吗?”

“没事,等会我自己和婷婷说。”婷婷的妈正准备挂电话时,里面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妈,姐她说了什么时候把玩具买回来给我吗?她不买,就把她嫁给……”还未听清男孩的话,电话响起了嘟嘟的忙线声。

我看着手中被挂断的电话沉思着,黄婷婷她是如何和家里相处的?听她母亲的口气,明显就不心疼她,说的那些话,完全不是像是一个做母亲该说的。我正替她气愤着,突然手掌传来一股热意,我一看这画面,刚刚消下去的邪火,立马又燃烧了起来。

黄婷婷身子难受的不行,一直在我身上乱蹭着,可是我打着电话,没又搭理她,谁知道她竟然伸出香舌,主动吻起我的手掌。半遮半露的衣服,反而把那曼妙有致的身材,突显的更加勾人,因为药的缘故,泛着红晕的脸,那带着水意的眼神正渴望、主动的望着我。

“靠,这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啊!”我吞了吞口水,在心中想着。

我把放在黄婷婷嘴上的手一移开,她口中立马响起那悦耳撩人的轻哼声。

“好难受……”黄婷婷拉着我带着凉意的手向她的胸前袭去,精致小巧的脸在我的胸膛上胡乱的蹭着,似乎想让我帮她平息她身上的燥热。

白皙的饱满就在眼前,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我着迷,带着春意渴望的倩脸,我奋力起身,一把抱起黄婷婷,向厕所走去。

黄婷婷被药弄的晕糊糊,整个人燥热难受的不行,身体像是有千般小虫在撕咬一般,现在特别需要别人的轻抚,当我把手从她身前抽离,她立马伸出白皙柔软的手从我的衣服下滑了进来。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诱惑,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身子在疯狂的叫嚣着:‘现在,立刻把她办了。’

我低下头看着黄婷婷那青涩的脸上挂着不符合她的媚意,咬着牙关强忍着,在心中反复的说道:“别急,别急,我不仅仅要她的身体,还要她的心,要让她自己主动给我,我要把她整个身心包括灵魂都要征服了。”

打定主意,到了厕所,我把水开到最凉、最大,往黄婷婷身上淋去。

被淋湿的白裙子,立马变得透明,全部贴在了黄婷婷的身上,把那曼妙玲珑的身材全部突显出来。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画面诱惑比光着身子更加让人激动不已。

黄婷婷突然被这凉水淋的有些措手不及,呼吸有些急促,肌肤也变得白里透红。

‘不能吃,还不让尝尝味道。’我看这样的画面,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在心里想道,手向黄婷婷那半透明的身子伸去。

裙子、里衣、里裤、在我手中一一褪下,最后是一具白洁无暇的酮体。

“年轻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样啊!”我盯着黄婷婷的身子,眼中放着精光说道。

“冷…好冷。”黄婷婷迷迷糊糊闭着眼睛,小声低喃的说道。

我明白药效过了,要是在淋下去,必定会感冒,赶紧用毛巾帮黄婷婷身子擦干,放到沙发上,盖好毯子,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黄婷婷安静无辜的睡脸,今天手上的便宜已经占了一圈,怎么样才能让她死心塌地的喜欢我这个老大叔?我在心底沉思着。

在厕所,当看到黄婷婷的衣服,眼睛一亮,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讪讪的笑了起来。

“啊…”

“婷婷,你怎么了?”我咚咚的从楼梯上跑了上来问道。

“我…我怎么没穿衣服。”黄婷婷紧紧的抱着被子,脸上满是泪痕,声音颤抖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