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头,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时间:2020-03-20 05:43       来源: 网络整理

所以现在我抱着一个店主的妻子,我觉得自己被电气化了。

昨天,这种美妙的感觉再次袭来,紧接着,我在那里搭起了帐篷。

我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头,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老板娘不经意地瞥了我一眼,目光先是不对,然后立刻转向一边的脸,惭愧地不再看我。

我注意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向下看。我发现我的裤子已经撑起了很大一部分,我的脸有点不舒服。我急忙抱起老板娘说,“嫂子,慢点,小心滑。”

老板娘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但这时我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当我往下看的时候,我突然在盥洗台下面发现了一块肉色的材料,一瓶透明的浆糊就躺在我旁边。

我猜,这应该是老板娘从她手里掉了出来,我的脑子也没多想,一只手抱着老板娘,另一只手弯下腰去拿两件东西。

店主的妻子看到我要拿这两件东西,吓得脸色苍白。她脱口而出,“小雅航,别接他们……”

她说已经太晚了。她还没来得及捡起来,我就已经抓起了肉色的半裸东西,把它从盥洗台的底部拉了出来。

我拔出来时吓了一跳。这...这原来是一个非常逼真的男性阴茎!

此外,它的粗糙度比普通人大得多。虽然我的小玩意不小,但在最困难的时候它只有这么大。

在弯腰的瞬间,我还看到了另一瓶透明的浆糊,上面写着“人类润滑油”的字样。我不需要去想它,但是这两样东西是一起使用的。

我推断店主的妻子应该表达她洗澡的愿望,然后从浴缸里出来拿这两样东西。结果,她滑倒了,一回来就摔倒了。

天啊,一想到老板娘要把这个假东西涂上润滑油,然后把它插进她的地方,我就热血沸腾!

无数男人梦想去老板娘那里体验,但是老板娘自己在家做这个假货。真是浪费生命!

我想了想,估计昨晚我刺激了老板娘的热情,但是因为那个电话,我和王先生都无法振作精神来满足她,所以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会选择用假家电来满足自己...

7.溜进厕所

7.溜进厕所

店主的妻子看见我拿着那个假阳具发呆,满脸通红,流着血。她又羞又怒,说:“小雅航,你为什么这么吃惊?快帮我睡觉!”

直到那时,我才回到绝对存在。我连忙点头说道:“嫂子,我会帮你的。”

我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挥了挥手里的东西,问她,“嫂子,这个东西怎么样?”

我没想到这东西会很灵活。当我挥动它时,它会来回摆动一半空,让我有些尴尬。

老板娘脸上更加惭愧,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怒斥道:“我告诉过你不要接,不要接!不想捡起来!”

“对不起嫂子,我没有回过神来……”

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害怕得把东西又扔在了地上。然后我用脚尖把它戳到盥洗台的底部。它完全看不见了,我松了一口气。

老板娘尴尬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下,对我说:“扶我上床。”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了出来。

店主的妻子受伤了,无法动弹,所以我们两个不得不慢慢搬出去。过了几分钟,店主的妻子才被扶到床边。

当她到达床边时,店主的妻子不敢直接躺在床上,因为她的尾骨受伤了。她脸红了,对我说:“好吧,萧雨涵,你先走。”

我说,“嫂子,你没事吧?你要我带你去医院吗?”

老板娘用手示意说:“我先休息一下,你去忙吧,对了,你王先生没让你带东西吧?他的裤子在衣帽间,你可以去找。”

我点点头说:“嫂子,尾骨损伤可以大也可以小。如果疼痛很严重,我建议你去医院或者做个按摩。你受的伤越多,你就能越快地处理它们。如果你耽搁几个小时,一周内可能无法恢复,而且可能还会有后遗症。”

店主的妻子吓坏了,问道:“有这么严重吗?”

我认真地说:“当我在部队的时候,我经常因为繁重的训练任务而受伤。每次我们军队的一位老军医给我治疗。他教会了我很多经验和传统按摩技巧,非常实用。”

老板娘急忙问我:“你能给我按摩一下吗?”我喜欢这样,也不好意思去医院..."

我马上同意下来说:“嫂子,你趴在床上。我会帮你推尾骨。如果交通堵塞,情况会好得多。”

老板娘看了看自己的浴巾,又看了看我。她羞愧地说,“嫂子需要穿裙子,否则就太可笑了……”

我点点头,说道,“嫂子,你搬家不方便。你要我帮忙吗?”

老板娘脸红了,说:“好吧,请帮我从衣帽间拿件紫色睡衣,然后帮我...帮我从抽屉里拿一套内衣。”

我说,“嫂子,等一下,我去拿。”

说完,我转身去衣帽间。

老板娘的衣帽间很大,四周都是衣柜,更别说无数的衣服,还有几十双鞋子。

我眼花缭乱,找了半天才找到那个穿着裙子和睡袍的。然后我从里面拿出一件紫色吊带睡袍。

然后,我再次打开中间的抽屉,发现里面整整齐齐地堆着两排胸罩和内裤。

店主的妻子有这么多内裤和内衣,她数不清。不仅颜色不同,风格也不同。

我对自己说,老板娘只指定了紫色睡衣,但没有指定要带什么样的内衣,我选择了吗?

想到这,我激动得心都碎了。我伸出手,一件一件地翻了翻老板娘的内衣。我的手摸起来又滑又滑,让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