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休假每晚搞我

时间:2020-03-18 17:27       来源: 网络整理

“有,队长,你跟我来。”

赵丰年跟骆冰走回客厅,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骆冰从里面拿出三支猎枪了来,一支单管,两支双管。

单管是苏静初的,双管是骆冰和乔小麦的。

赵丰年把三支猎枪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觉到单管的明显要重些,他相信质量重的枪力道会更足一些。

“我要这支。”

赵丰年脸上露出微笑,对手里的那支单管猎枪非常满意。

“好吧,你拿走!”

苏静初走过来大方地说,那支单管猎枪是她的最爱。

“谢谢!”

赵丰年说完拿枪下楼,骆冰追上去问:“队长,你准备去哪里打猎?”

“我们村的后山。”

“哪个村?”

“稻花县饮水村。”

这时,苏静初追下楼,她把一个长形的帆布袋递到赵丰年面前。

“队长,这是枪袋,里面有持枪证和产品说明书。”

“嗯!”

赵丰年应了一声,把猎枪放进帆布袋里,走出别墅,在晾杆上把晒得半干的衣服和裤子穿在身上。

离开别墅,赵丰年在路边拦一辆货车进城。

文学

来到沈墨燃的家,赵丰年推开院门。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浇花,看到赵丰年走进来,对他笑了笑。

他用卖兰花得的那六百块钱给赵丰年买了一部手机,联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贴了一千二。

“这是我替你买的手机,拿着!”

赵丰年一愣,接下手机,爱不释手。

“谢谢伯父!”

“不用谢,沈瑞雪在饮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顾。”

“伯父你放心,沈支书住在我们家,有我阿妈24小时贴身保护着。”

“哦,是吗?对了,你追到在兰花街抢背包的人了吗?”

“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错,一身正义感,我女儿在你们家,我放心了!”

赵丰年咧嘴傻笑,说:“伯父您过奖了!”

“走,进屋,我买了条鱼,今晚陪我喝两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赵丰年看天色不早了,与沈墨燃道别,回饮水村。

他请一辆摩的开到515岔道,太阳落山了,天边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丛林小道,已经看不清路面。

赵丰年健步如飞,一脚把窜到面前的一只野兔给踩死了。

他这是走狗屎运!

半个小时后。

赵丰年拎着野兔走到家,厨房里亮盏昏暗的灯,火灶上煮一锅的萝卜菜,却看不到阿妈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妈!”

“沈,支书!”

赵丰年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把猎枪放进房间,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妈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

这时,有急促的脚步声跑上楼来。

赵丰年迎上去,与从外面急匆匆进来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满怀!

赵丰年怕对方跌倒,搂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

沈瑞雪把赵丰年推开,走进厨房,却把手伸进了赵丰年的裤袋里。

“你干什么?”

赵丰年学着沈瑞雪的语气,挣扎着跑开了。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手机借给赵丰年,沈瑞雪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经兮兮的,总担心他翻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

赵丰年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来递给沈瑞雪。

“给你!”

“咦,怎么有两个手机?”

“另一个是我的,我老丈人给我买的。”

“你老丈人,谁呀?”

“你爸呀!”

赵丰年调皮的说,随时做好躲避沈瑞雪拳头的准备。

但,沈瑞雪一动不动的,她在想,这家伙这么嚣张,肯定是看了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了,这可怎么办?难堪死了。

沈瑞雪的脸一由得红了起来。

“我阿妈呢?”

赵丰年问道,把话题转开,缓解沈瑞雪自己营造出来的尴尬。

“卜婶她留在镇上的外婆家,说明天才能回来。”

“哦!”

赵丰年对外婆没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关心,看到锅里滚动的萝卜,问道:“你还没吃饭吧?”

“没有,等你回来。”

沈瑞雪急切盼望赵丰年回家,主要是想早点把自己的手机要回来。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赵丰年说着,拿一把菜刀处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来的野兔?”

“山下的林子踩来的。”

沈瑞雪一愣,问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吗?”

“不是用手采,是用脚踩的。”

呃?

用脚踩到野兔,这家伙又开始不老实了。

“你没翻看我的手机吧?”

沈瑞雪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没有,我就打了一个电话。”

赵丰年说着,手上忙起来,他动作干净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给野兔去了皮,挥刀把兔肉切成块。

“真没翻?”

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问道。

赵丰年忙着做菜,没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脚,又问道:“那盆兰花卖到多少钱?”

“六百块,你爸收的钱,给我买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样的手机。”

“六百?”

“是呀。”

“六百元你能买到这么好的联想智能手机?”

赵丰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怀疑,还想找人问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机拨打老爸的电话。

嘟嘟几下,对方很快就接听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赵丰年回到村里了?”

“嗯,回来了。”

“那小子不错,下次带他一起回家吃顿饭,我亲自给你们下厨。”

“爸,是你帮他买的手机?”

“是呀,我还倒贴了一千二。”

“什么?”

沈瑞雪看了赵丰年一眼,走出厨房去接听。

“没事,就当我送给我未来女婿的见面礼吧!”

“爸,你瞎说什么呢。”

“哈哈,爸没瞎说,如果你对他没点意思是不会借手机给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这是什么逻辑?她早上借手机给赵丰年根本没这么多,借个手机就代表自己喜欢他了?

荒谬!

“爸,下次你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来女婿也应该是他买礼物孝敬您的呀,你这样倒贴是怕你的女儿嫁不出去吗?”

呃?

对方一时语塞。

“爸,我不跟你说了,过几天我就回家来看你。”

“好,记得把那小子一起带回家!”

沈瑞雪急忙挂断手机,不知道赵丰年给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汤,就半天时间就掏钱给他买手机,还要她下次带他回家,真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当沈瑞雪回到厨房,看到赵丰年已经兔肉放进锅里炒起来,他动作娴熟,往锅里倒了一勺酒,顿时火焰在锅里升腾起来。

赵丰年用锅铲翻动锅里的肉丁,然后往锅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几分钟后,浓郁的肉香飘散出来,坐在一边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没?馋死我了!

沈瑞雪饿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经完全被菜的香气调动起来。

这时,赵丰年不紧不慢往锅里倒了少许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叶,然后兔肉火锅搞定了。

“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两。”

赵丰年说着,端来一小坛子米酒倒上两小碗。

干嘛,趁卜婶不在,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机下手吗?

想都别想!

沈瑞雪白了赵丰年一眼,为自己盛了一碗饭吃起来。

“好,你吃饭,我喝酒。”

这时,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锅里夹了一块金灿灿的兔肉放到嘴边吹了几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嚼一下。

哇塞!浓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开,油而不腻,好吃到味蕾直打颤。

哎呀,自己刚才煮的那一锅萝卜简直就是猪食,明天喂猪得了。

沈瑞雪几筷子就把一碗饭给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来。

“味道怎么样?”

赵丰年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美女支书的馋相,觉得这一刻的小日子过得特别舒坦,特别惬意!

“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说,又给自己盛了一小碗饭,她平时每餐只吃一碗饭的,今晚却破例多吃了一碗,这野兔肉火锅不仅仅是能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呀!

沈瑞雪把饭吃饱了,但还想吃肉,于是把赵丰年给她倒上的米酒端过来喝了一小口。

“赵丰年,你真没偷看我的手机相册吧?”

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胆子变大了,开门见山地问道。

“手机相册?没有呀!”

赵丰年认真地说,把酒碗端起来,说:“来,沈支书,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随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着赵丰年看,端起酒碗来问:“真没有?”

“当然没有。”

说罢,赵丰年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