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嘿嘿嘿怎么进

时间:2020-02-14 20:22       来源: 网络整理

不死心的我又搞了很久还是不行,我心里这个悔恨,真想用头撞墙,搞了这么久就是等着这时候用,可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坏掉。

心烦意乱的我最终把电脑关闭,在琢磨是不是要去买套新的监控设备时,我把手机找到,打开了监控app看了一下,稍稍安慰的是摄像头画面一团漆黑,可是能隐约看到场景,应该没事,就是无法存储只能看实时监控。

我切换着1到6号的摄像头检查着,心里暗骂着自己真蠢,摄像头还是最普通的那种,除了高清之外,还没有红外夜视功能。

文学

当我把画面无意间切换到我爸卧室里的时候,隐约间看到父亲躺在床上,只是被子里撑起来一团,而且在晃动着……

这一幕若隐若现,光线不行根本看不清楚。这画面让我有些意外,更像是坚定了我心中想法的实施。

我不甘心的把手机关掉轻轻躺回床上,把手机放在床头正心里烦躁时,看见同样放在床头上的另一部手机在昏暗的卧室里闪烁着呼吸灯。

这手机是高晴的。

联想着今天我爸在客厅紧张奇怪的发信息,又想到今晚妻子在卧室也用手机发信息。

这两件事情或许会有些联系也说不定?他们之间背着在说什么?为什么不直接说而是选择用微信这样隐蔽的方式?

好像这两天我爸一改之前的状态,都没有给我在微信上聊过天了!

一想到这里我从床上又坐起来,小心的把妻子的手机拿在手里。

我按下了手机一侧的小按键,屏幕亮了起来。

因为有未读消息,所以在手机屏幕上,有个又想提示的信息,而这条微信推送的信息上,正是我爸独有的头像。

而我爸最后的一条信息正显示在上边:“嗯,我不会跟小威说的。”

我的名字叫小威,小威正是我爸一直以来对我的称呼,我爸也是我的后爸。

那个时候农村再婚没讲究,我爸跟我妈就凑合过日子连结婚证都没领,那个时候我已经八九岁了,开始我很敌视他但我妈跟他过日子我也没有让我妈难过。

他们在一起没两年,可一场车祸让我妈离开了我们,也是在那时候他一把推开我,自己却伤了腿。

现在多年过去他的腿还有些瘸,从那之后我就把这人当成了我的亲爸看待。为了救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又怎么能不好好孝顺他呢。

现在想想,我爸也真的单身好多年了。

话说回来,我只看到这条信息,妻子的手机我没办法解锁,只能通过让屏幕亮起来看到这没头没尾的一条信息。

只有这么简单的一条信息,流露出来的内容却无比巨大,到底什么事不能跟我说?还是我妻子与我爸之间有秘密?

越是想知道这一切越是得不到答案,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无比煎熬。

解锁不了看不到上边的信息,光凭这条似是而非的信息什么都确定不了。

我把手机放回原来位置重新躺下,在心里躁动不安的情况下我迷糊着睡去。

那晚,我爸弯腰把妻子扶起来,顺便把被我扯下来的裙子帮妻子又恢复好。

之后我爸像是给自己不断打气,伸手揽住高晴的腰肢把她抱在怀里来到我们卧室。

妻子浑身因为酒精变得更加红润,眼睛一直闭着,还处在酒醉迷迷煳煳的状态,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太美了。

我爸把她放在床上看着性感到极致。看着她性感迷人的样子呆住了。

最终我爸又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我,脸上闪现着更加痛苦的表情,之后我爸紧紧咬住嘴唇,扯过被子盖在我跟妻子身上就快步离开卧室。

我爸刚转身还没走出卧室,这时候高晴就突然把头转向床外,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要吐。

我爸见妻子这样又赶紧来到床前,妻子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来,我爸这时候伸出手想要帮高晴拍打后背让她好受些,可刚想拍的时候手就突然停住,手距离妻子的后背很近,可终究没有贴在妻子平滑的后背上。

这时候我爸应该纠结面前的这个性感的美女是自己的儿媳,看得出来他心里也在不断的做着思想斗争。

最后妻子平静下来,像是又睡着了。

我爸松口气擦擦满脸的汗水,他或许没注意自己的裤子那支起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帐篷。

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挣扎和纠结,这次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他我们床前看着高晴性感的身躯,他脸上的纠结与痛苦变得更强烈,他这是对我这个儿子深深的愧疚,自己还是被激起了身体最原始的yu望。

最后他试着伸出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和身子一直在剧烈颤抖着,右手向前的方向,不出意外的话正是妻子坚挺巨大的胸前波涛。最后那一寸的距离始终没有打破,我爸还是没有勇气对着儿子伸出自己的邪恶之手,他的脸上出现了痛苦至极的神情,看得出来还有罪恶与内疚在疯狂折磨着他。

最后时刻我爸的手还是被他收回来,闭上眼睛站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气。

我爸转身快步离开,最终也没有碰触妻子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