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农村妇女的野战故事*全文

时间:2020-01-24 23:19       来源: 网络整理

“别担心,他是个男人。他会没事的。”

我在谈论舒适。电话响了,警察打来电话。我说我已经在临海路,问我在哪儿。

十分钟后,我们遇到了警察,但几个歹徒已经逃跑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有点失望,礼貌的问道。

“你回来了吗,艺瑶姐和我找你有点事。”

听说陈艺瑶找我,我马上说回来了。

卢欣彤笑着说道:“那行,我和艺瑶姐过来找你。”

没一会,我就听到了敲门声,立即跑过去开门。

陈艺瑶和卢欣彤跟着我进屋,我给她们端茶倒水,还拿出水果招待她们。

卢欣彤却四处打量,笑着问道:“三室一厅呀,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我微笑着点头,问道:“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子的,彤彤是我的好姐妹,她最近刚换了工作,想找个离工作地点比较近的地方住下,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租给彤彤。”陈艺瑶说道。

“陈老师,不是我不帮你们,只是四套房子都出租出去了。”我说道。

陈艺瑶说:“听说常宇那对这几天要搬走,是不是真的?”

“他们原本是打算搬走的,不过后来又改变了主意,国庆那会就把房租交给我了,所以真是不好意思了。”

“房东,你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不是太浪费了吗?要不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你说对不对?”突然卢欣彤笑着提议道。

听到卢欣彤的话,陈艺瑶顿时皱起了秀眉:“彤彤,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房租我照给。而且说不定房东还能享受到我的厨艺哦!”卢欣彤笑着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男女合租,有点不太合适。”陈艺瑶说道。

我和农村妇女的野战故事*全文

“没关系啦,以前也不是没跟男生合租过。房东,你说行不行呀?”卢欣彤笑问道。

和美女合租,而且是陈艺瑶的朋友,我自然不会拒绝,说道:“你都不介意了,我还介意什么,看在你陈老师面子,我房租收你便宜点。”

最后,我收她600块一个月,卢欣彤爽快答应了。

陈艺瑶对我说道:“房东,你可不许欺负我的好姐妹,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本来想说我只会欺负你,怎么会欺负你的好姐妹呢?

不过毕竟有卢欣彤在,我就笑着说绝对不会。

我和卢欣彤当场签了协议,押一付三,她交了2400块房租给我。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卢欣彤就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背上还背了个吉他盒,进了我家。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房东,快帮我一下,我撑不住了。”卢欣彤在门口喊道。

我刚刷完牙,连忙跑到门口帮她拖箱子,诧异道:“你搬家怎么这么早?”

“反正起的早,也没什么事,就刚好搬家啦。”她进屋跟我解释,把吉他盒放在了茶几上。

我帮她倒了杯水,略带好奇的问道:“你会弹吉他?”

“就是靠这个过日子呢。”卢欣彤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爱惜的抚了抚吉他盒。

“音乐老师?”我自然联想到陈艺瑶,二人是好姐妹,可能也是老师。

“以前是。”

“什么叫以前是?”

“我刚辞职呀,现在在一家酒吧做驻唱歌手。”卢欣彤笑着解释,两条修长光滑的腿交叠在一起,腿上的肌肤白嫩细腻,十分诱人。

说着,她还把外套给脱了下来,只穿一件黑色的汗衫。

这种汗衫一般都是男人穿的,女人穿的话就显得特别性感,因为圆润的香肩和胸前大片雪白都暴露在外,更何况卢欣彤身上全汗湿了,几乎贴着身体,明显看到那饱满轮廓上两个显眼的突点。

尼玛,汗衫下面居然是真空!

我盯着她那饱满的胸看,眼睛都快直了。

卢欣彤也没注意到,问道:“有没有饮料呀?”

“有,我给你拿!”我心里有些兴奋,心想看来答应卢欣彤合租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从冰箱给她拿了一罐可乐,不时瞄一眼她的胸,问道:“老师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要转行?”

“因为当歌手一直是我的梦想呀!酒吧驻唱和老师不同,虽然舞台很小,但是台下至少有听我音乐的观众。”

听到这么单纯的回答,我心里不禁对卢欣彤多了一份好感,说道:“老师也有观众。”

“但观众都是一帮学生,两者是不一样的。”卢欣彤喝了几口饮料起身道:“不多说了,我先收拾一下房间,房东你有什么事忙自己的吧,不用管我。”

我并没有什么可忙的,就帮着卢欣彤一起收拾,她的行李很简单,床单被套和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双鞋子和洗漱用品,连化妆品也很少,都装在她的包里。

卢欣彤没带被子,说不方便拿已经送给室友了,幸好我家里还有两床新被子,就拿给了她。

在收拾的过程中,她一弯下腰,我就可以透过汗衫的衣领看到两团雪白丰满,忍不住暗自咽口水,裤子一下子有了反应。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异样,没想到不但不害羞,反而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我这么一问,搞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女孩这么开放。

我赶紧侧身躬起身体,以免太过显眼,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说道:“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收拾就好了。”

“也行,那真是谢谢你啦。我看你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以后能不能不叫你房东,直接叫你的名字钟皓?”卢欣彤笑问道。

“当然可以。”

随后,卢欣彤便拿着换洗的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笑着说道:“钟皓,别忘了艺瑶姐的话,以后可不许欺负我哦!”

看着她曼妙傲人的曲线,我心里暗想,以后谁欺负谁还真说不定呢。

卢欣彤去洗澡了,我就把她收拾房间,整理床铺,将那把大吉他挂在墙上。

不过挂上去之前,我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是一把已经斑驳掉漆,显得很旧的木吉他。

我有些诧异,看卢欣彤也不像没钱换新吉他的样子,干嘛要背着个破吉他。

随后,我把她的包放在床头柜上,一不小心把包包给弄翻了,除了滚出几件化妆品,居然还有一个尺寸很大的乳胶玩具。

这玩具似乎是电动的,做的十分逼真,看样子比我的反应还大一些,让我倍感诧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平时卢欣彤寂寞了那这么大的玩具自我安慰吗?她不是有男朋友吗,难道男朋友没法满足她?

想到这个玩具说不定被卢欣彤用过无数次,我的心跳便加速起来,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哪知道卢欣彤却在洗手间叫了一声:“钟皓,这热水器怎么开呀,我不会开!”

我顿时反应过来,赶忙把乳胶玩具和化妆品放回她包里,然后快步走出房间,在洗手间门前问了一声:“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门而入的时候,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也被卢欣彤拉开了。

当看到她只穿着黑色的汗衫和一条紫色雷丝裤裤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瞬间凌乱了。

那真空饱满的胸自然不用多说,紫色的蕾丝裤裤包裹住诱人的神秘地带,而且还是镂空的设计,可以看到不少芳草。

我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直咽口水,一时间反应僵硬如铁,目瞪口呆的盯着卢欣彤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