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上老师把我按在树后猛烈抽插

时间:2020-03-19 18:17       来源: 网络整理

体育课上老师把我按在树后猛烈抽插

“不喜欢吃也可以卖啊。”

梅悠雪说着,又看到一窝,没多会,她篮子就满了。

“呀,这里还有,那里还有,好多哦,可是,我篮子装不下了。”

她一时为了难,看着她雪白的俏脸微皱着眉头的样子,真就像一朵雪里的寒梅在风中招摇,阳顶天忍不住又冲口而出:“这有什么难的,编只篮子就好了。”

梅悠雪惊喜的看着他:“你会编篮子吗?”

“这有什么难的。”

阳顶天随口应着,到旁边,他眼中看到那边有树藤,转过去,果然就有,真好像出了天眼一样。

最怪异的是,他平时是不会编篮子的,但这会儿,好像自然而然就会了。

还有个怪异的,那树藤很坚韧的,可阳顶天伸手,毫不费力就扯断了。

阳顶天手脚飞快,以树枝为骨架,以树藤为经纬,没多会儿就织了一只篮子。

“呀,你手好巧的呢。”梅悠雪接过篮子,发出惊喜的夸赞。

居然能得到梅悠雪这样冷傲美女的称赞,阳顶天一时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又琢磨:“好奇怪,难道我真是给树精附体了?不会吧,可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回事?”

“呀。”

梅悠雪突然一声惊叫,身子踉跄往后退。

“怎么了。”

文学

阳顶天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

不想梅悠雪脚下一绊,一下跌在他怀里。

阳顶天忙伸手抱住她:“怎么了?”

“蛇,蛇。”梅悠雪惊叫。

随着她的叫声,果然是有一条蛇,从树丛后游出来,往旁边游去。

阳顶天心中猛然生出一个念头:“回来,往这边来。”

他这念头一生出来,那蛇儿竟然真的就回过头,往这边游过来。

“呀,它过来了,呀,它会咬人的。”

梅悠雪吓得尖叫,她本来已经站稳了,这时一急,竟然一下扑到了阳顶天怀里,而且用了一个阳顶天完全没想到的动作,她双手勾着阳顶天脖子,身子一跳,双脚竟然盘到了阳顶天腰上。

阳顶天本来只是试一下,顺便逗一下梅悠雪,再也没想到,梅悠雪惊吓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动作。

“别怕别怕。”

阳顶天惊喜交集,也不客气,双手就托着了梅悠雪身子,抱着后退,心中却叫:“跟上来跟上来。”

那蛇真的就跟上来了,梅悠雪回头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尖叫:“它追上来了,它追上来了,快跑。”

阳顶天就这么抱着梅悠雪,跑出了好大一段,这才让那蛇游开。

阳顶天心中得意:“上次五四青年节,白眼狼邀梅悠雪跳了一只舞,那个吹啊,要是看到我这么抱着梅悠雪,那还不妒忌死。”

“它没追来了吧。”

看到蛇没追来,梅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从阳顶天身上下来,看一眼阳顶天,脸上红红的,随又急起来:“啊呀,我的蘑菇。”

“没事,你在这里,我帮你去拿回来。”

“会不会有蛇。”

梅悠雪先前吓着了,这时还往两边看。

“有可能有。”

阳顶天就点头。

“呀。”

梅悠雪吓得叫了一声,就往他身边靠了一点,胳膊都挨着阳顶天胳膊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气钻入阳顶天鼻中,清淡幽雅,真是好闻极了。

“要不你跟着我去。”阳顶天出主意。

“那条蛇......”梅悠雪还害怕。

“没事,我走前面。”

阳顶天说着,走在前面,梅悠雪紧跟着他,还是怕,两边乱看,阳顶天就道:“别怕,我牵着你吧。”

他本来只是试一下,谁知梅悠雪马上就伸过手来,真的就紧紧的牵着他的手。

梅悠雪的手纤长柔美,握在手里,就仿佛握着一束丝。

阳顶天只读了高中就顶职进了厂子,读书不多,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手感,只是心中有一种喜爆了的感觉:“我要是牵着她手去厂里溜一圈,那面子就大发了。”

到林子里,提了两篮子蘑菇,下山,梅悠雪道:“阳顶天,谢谢你,我只要一篮,另一篮你拿回去吧。”

“说了帮你采的。”阳顶天摇头:“我不喜欢吃蘑菇。”

“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梅悠雪有些发愁。

“去卖给肖奸商啊。”阳顶天出主意。

红星厂靠山,厂里职工没事到山上捡点山货,就有人来收,这人叫肖志强,小气抠抠的,青工们就叫他肖奸商。

“就是不太好意思。”梅悠雪有些犹豫。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帮你提着去。”阳顶天把两篮子蘑菇都提了,到收货点,已经有不少职工家属提着篮子在等了。

阳顶天把篮子放下,道:“梅技,放这里了,我先回家。”

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想起梅悠雪,心里痒痒的,给自己找理由:“去看她把蘑菇卖了没有。”

到收货点,一看,怒了。

肖奸商来了,正在验梅悠雪的蘑菇,蘑菇分几个等级的,差的三五块,好的八九块。

肖奸商抠得死,一般最好的也就是给个五六块,这会儿他看着梅悠雪的蘑菇,说这个好,可以给七块,说着话,他手却去抓梅悠雪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