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奶好大想吃/两根硕大隔着薄薄的膜

时间:2020-03-19 11:59       来源: 网络整理

“还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指你哥咯!”方筱雨撩了撩自己的发鬓,风情万种地说道。

“这和我哥有什么关系?”

方筱雨这才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当然是指你哥那里不够大嘛!而且我还知道,他根本没能力让你姐怀孕!”

不是吧,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看来她和嫂子的关系真的非常好,我那可怜的哥哥,实在是出丑出大了。

“咳,这个话,还是别乱说为好。”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我还是要维护一下家人的。

谁知方筱雨却不依不饶地继续说着:“男人啊,要么有钱,要么有皮囊,看来你哥根本是一无是处嘛!真不知道瑞芝怎么会喜欢上她,每天晚上都要自己靠手来解决,真是太悲剧了。”

虽然我知道她说的话没错,但还是有些生气,不由提高了声调:“闭嘴!”
 

“哟,小家伙还挺有脾气的嘛,不过你又能怎么样,我说的就是事实,你们两兄弟,估计都是废材,连让女人满足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她挑衅的面容,我气不打一处来,空出一只手,便直接拉开了自己的裤链。

方筱雨那火爆的身材,和妖精般的面容,早就让我蠢蠢欲动了,所以这会儿,我那东西已经处于半站立状态,看起来十分吓人。

文学01150150.jpg

至少这尺寸,在现实中几乎是不可能见到的。

果然,方筱雨见到我这么粗暴直接,被吓了一跳,可她的美目一看到我那雄伟无比的男性象征时,便像变了个人似的。

男人,就是得雄起,不然女人都瞧不起!

方筱雨眼角含春,盯着我那儿目不转睛地说:“还真是可以啊,看来你没有说假话,我本来以为今天只是陪着出来玩玩,想不到还遇见宝贝了。”

“怎么样,我的宝贝还算能入你的法眼吧?”我不由得意了起来,咱本钱雄厚,她不服都不行。

“不错不错,就是不知道尝起来怎么样,万一是银样镴枪头呢?”方筱雨的话,让我浑身一颤,这骚娘们,不会是被迷住了吧?

只见她突然弯下了身子,抓住我的大腿便凑了过来,一阵销魂蚀骨的感觉从下身传来,我顿时舒服得大叫了一声。

“爽!”

吗的,这女人真够直接,才见面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给口上了,看来她也很饥渴嘛!

既然是嫂子给介绍的女朋友,那就说明她肯定没有在交往的对象,平日里也未必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自己的欲望,算是便宜我了。

方筱雨的技术无疑非常熟练,手上也没停下,直把我玩弄得开车都有些开不稳了。

幸好也郊区附近也没什么车辆,我索性放慢了速度,慢慢享受起这艳遇来。

“唔,真大,都快把我的小嘴撑爆了!”方筱雨含含糊糊地说着,让我的兴致更加高昂,要不是我定力够强,估计这会儿都得缴枪了。

光是这样还不够,我干脆空出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她浑圆挺翘的骚臀,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比起嫂子来说,她的身体更充满着一种健康的美感。

我玩心大起,一巴掌拍到了她的翘臀上,喝道:“骚货,够不够大,够不够硬?”

“够,太够了,好臭,但我就喜欢这样的!”

方筱雨的美目一直盯着我,似乎是在暗示我可以发射了,我琢磨着再拖下去也不是什么事,于是便按住了她的头,使劲地挺动起来。

这样的举动,让方筱雨有些受不了,但她也没有办法反抗。

“啊!我来了!”

猛烈的喷发突然袭来,所有精华都一并进入了方筱雨的香口之中,让她连吐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被我的冲击虐得有些凄惨,方筱雨眼角都有些泪花了,但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只是瞪了我几眼。

这骚货,可是比嫂子会玩多了,估计经历的男人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玩得爽是一码事,但过日子又是另外一码事,如果我的女朋友或者老婆很淫荡在,这是男人很难接受的。

不过方筱雨显然对我的能力很满意,看向我的眼神都已经开始不同了。

“你俩还挺合得来的嘛!”哥哥高兴地说了一句。

到达目的地后,方筱雨居然直接挽住了我的胳膊,我想挣开,但又怕拂了她的面子,毕竟是个女人,还是迁就一下吧。

只有嫂子看向我们的时候眼神怪怪的,我也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由于大家都没有什么野营的经验,所以决定还是以简单为主,搞点烧烤,边吃边玩。

选的地方就在一条小溪旁边,风景非常不错,而且四周也视野开阔,所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等我们手忙脚乱地生好火,把食物烤熟,太阳也渐渐地落山了,于是哥哥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啤酒,想要畅饮一番。

“你哥估计是想打野战呢!”方筱雨突然凑到我耳朵旁轻声说了一句。

我微微愣住,猜想到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大了,本来带着帐篷就准备是在这里过一晚的,而且到时喝了酒,还不得酒后乱性?

最关键的是,我们只带了两顶帐篷出门,总不可能让我和哥哥两个大男人睡在一起吧!

就算是不能和嫂子睡,但方筱雨这个骚货,今晚是注定要被我干得双腿合不拢了!

她那熟练的口活现在还让我回味不已,我不由邪笑道:“那你想不想啊?”

“哼,我才不要!”方筱雨故意白了我一眼,但我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出,她也非常期待夜晚的到来。

出来玩嘛,就是要玩得开心!

为了防止等下不能办正事,我没喝多少酒,倒是方筱雨的酒量很好,一直在和哥哥对拼,到了后面,哥哥干脆直接就说让我娶方筱雨当老婆了。

嫂子也在旁边起哄:“是啊,大根,筱雨是我最好的姐妹,她的一切我都很清楚,能娶到她,也算你上辈子积德了。”

吗的,我都不知怎么接这个话才好,难道要跟他们说,这女人其实是一见到大炮就挪不动脚的骚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