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不断刺激她的花核_女寝室的乱欲生活_双生花

时间:2020-01-27 10:33       来源: 网络整理

她有些不敢置信,老张都已经五十多了,怎么还那么强悍?她心中更是隐隐的幻想着,如果能够猛地一下子没入自己身子里,那该是一种怎样酣畅的大舒爽。

可她本能的还是反抗着,因为这种被欺凌的情况让她感觉到羞辱。

“老张,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我让你连工作都砸掉!”

老张听闻这话心里确实一惊,他不敢丢了饭碗,毕竟儿子还得上大学。可随后这种威胁就让他感觉到了极尽的恼火,“来啊,你喊啊,我倒要看看是你丢人,还是我更丢人一些,让机场所有人都知道你丈夫不行,你快喊啊!!!”

这话一吼出去,顾芳菲当时就哑了火。

她真的不想被人知道这种事情,她每日里打扮的这么妖媚,就是想在人前彰显自己很幸福,生活很愉悦。人说越没有什么便越要装什么,她就是这样。

所以老张的话真切威胁到了她,她不敢喊!

她不敢,可是老张敢,老张不喊,老张直接就做!

下一瞬,顾芳菲的套裙就被他猛地掀开,更是‘啪’的一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当时就打的顾芳菲娇声迷离,甚至几乎打到魂飞魄散。

那种挑逗,那种痛与痒的混合交织,让她迷离到几乎失去了自我。

一声醉人的娇吟从腔子里忍不住的发出,其间所充斥的欲望,连顾芳菲自己都能感受的到……

老张再也顾不得许多,一双手隔着衣服撩拨着顾芳菲体,换来她既痛苦又娇媚的嘤咛,一下又一下的给予着顾芳菲强烈刺激

“老、老张,你混蛋,你混蛋……啊~!”

即便是在咒骂声中,顾芳菲也难以压抑那种疯狂的冲动。

她迷离了,醉魂了,哪怕感到羞耻感觉到耻辱,却依旧放弃了反抗,紧用双手推着门板支撑住自己身体,用娇躯最为敏感的地方品鉴着老张的侵袭。

老张很舒服,舒服到他数次想要更进一步,将顾芳菲的丝袜和小裤裤给扯破,然后狠狠的真正的去占有这个女人。

只是终究他还是不放心这么多,会给顾芳菲带来多大的伤害。

毕竟这个女人也是受害者,被丈夫骗了不说,还误会自己的闺蜜,又要忍受着近乎寡居的痛苦,她也真的不容易。

所以思来想去,老张没有冲动,就这样隔着丝袜和小裤裤,感受着属于顾芳菲娇躯的妩媚与温柔。

足足十几分钟后,顾芳菲彻底不行了。

她甚至忍不住的问道:“老张,你到底好了没有,你都蹭这么久了,你还不行?”

老张也十分配合的赧然回道:“你再忍会儿,我可能还得更久,你要站不住咱们就换个姿势……”

这话把顾芳菲给羞的啊:我再被你猥亵呢,你让我配合你换个姿势?

而且她随后就发觉自己问的也有问题,被猥亵呢,还问人家到底好了没有。

她甚至隐隐感觉到,自己更像是在偷情,而非被强行猥亵。

只是,身体受到的强烈刺激,真的好舒服,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而且她殷切的企盼着,老张可以更久些,再久些,永远都不要停才好。

“啊!混蛋,你别顶,丝袜都进去了,流氓你……”

31971-Eitgj3.jpg

时间足足维系了半个多小时,顾芳菲实在受不了了。

这哪受得了啊,光在门口生磨而不入,天底下没哪个女人受得了,尤其是她已经荒了那么久了,身体里的血液中都斥满了渴望的因子,她真的不行了。

“老、老张,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还得上机,现在已经快到上机时间了,你再这么下去,我会耽误登机的。而且,我好、好难受……”

她的那张媚然脸蛋儿已经红到不像话,几乎要滴出血来。

不单单是羞的,更是胸腔中激烈爆燃的欲焰在熊熊,她甚至都快要压不住欲望了。

她都能感受到大腿处有什么东西滑下,让她特别尴尬,只乞求着千万别露出裙子才好,不然没法登机了。

老张虽然兴奋却依旧没有那种感觉,而乘务长不登机确实是件挺严重的事情,因而他只好放过顾芳菲,哪怕身下再焦躁也只能将她给松开。

不过在顾芳菲临开门前,他狠狠的将她抵在门板上,更是面对面的威胁着她,“如果你以后再敢针对刘楚楚,我一定活活弄死你!”

一个弄字的意味,顾芳菲深刻理解那种意思。

只是她终究也没有说什么,羞愤地瞪视老张一眼,然后拿纸巾入裙底擦拭干净,狠狠摔在老张脸上,解起了门锁。

老张也是无耻,将纸巾拿到鼻前轻嗅,“真香。”

顾芳菲羞到不行不行的,恨不能把老张一脚揣进马桶里按键冲走拉倒……

来到机舱中,安排完日常任务后顾芳菲迈着旖旎的步伐,脸上洋溢着标准和善的微笑穿过客舱,回到了空旷的空姐休息区。

趁四下无人,她又拿纸巾羞羞的擦拭了一遍。

望着手上那张湿漉漉的纸巾,她气呼呼的一把摔进了垃圾桶里。

“老张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把我弄成这样,到现在还在淌,真是个混蛋!”

羞愤的抱怨过后,顾芳菲又忍不住的惦念起了当时的感觉。

真的好过瘾,而且让她难以理解的是,老张怎么可以那么强?

如果这要是进入她身子里面的话,那一定会爽死的吧?

越想越羞,越羞就越恼老张,顾芳菲现在都恨不能把老张那里给生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