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p啊别舔我受不了了|粉色的小内裤混世神医

时间:2020-01-27 10:32       来源: 网络整理

不过田玉芬的长相算是上等的,要不然村长也不会选她做老婆。段飞陆陆续续的在田玉芬身上下了几针,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反正田玉芬也不懂。

等到段飞的手移到田玉芬下身的时候田玉芬自动的就敞开了,段飞的手一停,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里面看。

“小飞呀,你再帮婶子看看下面,婶子觉得里面痒的很。”

“娘的,看着这娘们中午让我弄舒服了,现在还想让我弄。”想到这里段飞也不客气,直接摸了上去。

“小飞呀,婶子这里面到底咋回事呀?”田玉芬脸色潮红,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段飞。段飞哪见过女人的这种眼神,心想这田玉芬肯定是个骚娘们,这不是明摆着要勾引自己吗。

“没啥大事,我再摸摸,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毛病。”

这阵段飞没穿白大褂,下面的状况早就被田玉芬看在眼里。田玉芬伸手在段飞的裤裆上摸了一把,随即笑道:“呀,小飞,你下面咋鼓起那么大一个包?是不是肿了?用不用婶子帮你看看?”

此时段飞正憋的难受,被田玉芬一摸那东西就更加控制不住了,要不是裤子质量不错段飞估计把裤子都能撑破了。

“这娘们今晚就是为了来勾引我吧?妈的她要不是村长家的娘们就把她给......”段飞手上加劲,这时他还没失去理智,知道碰了村长的女人可能要出大麻烦,所以只用手指过瘾。

“啊……啊……”田玉芬被段飞弄的舒服的叫了两声,随即就感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一把就把段飞下面抓住了。

“小飞呀,婶子难受,要不你给婶子解解?”田玉芬这话说的已经十分露骨了,摆明了就是勾引段飞。段飞下身被田玉芬抓着也十分受用,喘着粗气问:“咋解呀?”

田玉芬手上加劲,呵呵一笑,“就用这东西解。”“婶子,这不行吧,我咋能跟你做这事呢,要是让村长知道了可不得了。”

“他知道个屁,你以为村里的女人他少睡了?我就是不愿意说他,我让别人睡一次他能咋地?况且他今天又不在家,咋能知道呢?”

说着田玉芬就开始解段飞的腰带,段飞脑袋还算清醒,急忙抓住田玉芬扒自己裤子的手。“婶子,这不行。”

“有啥不行的,你不想去村部弄个卫生室呀?只要我跟你叔一说,这事保准能成。”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段飞就一肚子气。心想这娘们一直拿这事忽悠他和他爹,而且从来都不给药钱,他家刘福贵也是这德行。妈的今天不如就把她给日了,这些年他们俩也占了不少老段家的便宜,今天就算讨回点利息。

“行,那我就帮婶子解解。”想到这里段飞就任由田玉芬将自己的裤子扒掉。

“呀,小飞,没想到你人不大却长了个这么大的家伙,乖乖,比你叔的大多了。”田玉芬不由得一阵激动,一把就将它攥来手里,眼珠子都要贴到上面了。

“快快,小飞,用你的东西给你婶子解解痒。”田玉芬有些迫不及待,坐起身子就主动凑了上来......

31971-MSQHp2.jpg

“拉倒吧,这可不保险。”段飞心说这女人一旦发浪还真是胆大如虎,这要是让谁给发现了传到了村长的耳朵里那自己也不用在这小刘村继续待了。

“怕啥?那地方没人去,咱俩速度快点不就完了吗。”说着田玉芬就拉段飞,段飞哪能跟她去呀,抽开手扭头就要走。

“哟,这不是小飞吗?咋这么晚还来我家呀?有事找我?”段飞走到门口正碰见刘福贵要往院子里进,段飞暗叫一声好险,随即脸上便是堆起笑容,“叔,俺找你谈点事,关于村里要成立卫生室的事。”

“哦,消息还挺灵通,行,进屋说吧。”刘福贵叼着烟头晃晃悠悠的往屋里走,显然在村支书家里没少喝。

“来吧小飞,进屋说。”田玉芬也招呼段飞,不过段飞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抬手在段飞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把段飞疼的直咧嘴。

进了屋刘福贵就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段飞一看赶紧给刘福贵倒了杯水。刘福贵一口喝干笑呵呵的看着段飞,“你小子行,挺有眼力见,说吧,是不是你想进村卫生室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