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奶边扎下面很爽_岳毌的大白臀

时间:2020-01-25 02:53       来源: 网络整理

“再小也是个男人,这是师傅告诉我的。主要还是怕姐夫多心,影响你的生活。”

张胜男的眉毛急剧颤了两颤没吭声,过了半晌才问道:“你到省城干什么来了?咋弄得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了?”

牛子槊舔了舔嘴唇刚要回答,就见一辆小轿车疯了一样从不远处急驰而来。快速行驶的汽车把路面上的积水激起老高,到了车站门口,轿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嘎吱一下停住了,引得周围路过之人纷纷侧目。

车还未完全停稳,车门便打开了,一个女人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她四下里略一张望便径直向发往青羊的班车走来。

肥滚滚的女售票员见状,腾一下炮弹似的窜了出去。

因为车窗上沾有雨水,远处看不大清楚,牛子槊只觉得那女人的身形看起来有点眼熟,有点像吴芷君的轮廓。

车外传来女售票员热情洋溢的招呼声:“大姐,去哪儿?”

“请问你这是去青羊的车吗?”

“对对对,赶紧上车。”

“我不坐车,我找人,你这车上有没有一个叫牛子槊的乘客,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青羊人。”

见不是衣食父母,肥售票员有点不乐意了,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自己上车去看呗。”

两人的对话声车上听得清清楚楚,牛子槊已经听出来了,来人正是吴芷君。

他急忙伏下身子把头埋在张胜男腿上,并小声叮嘱张胜男:“千万不要说我在车上。”

张胜男诧异地看着他一眼。

车上拢共十来个人,一目了然。吴芷君上车后站在车门口扫了两圈,然后失望的下车去了。

望着远去的吴芷君,张胜男拍拍他的脑袋,“走了。”

牛子槊直起了身子,透过车窗外的雨幕,吴芷君匆匆向停车场里面走去。

张胜男在背后问了一句:“你认识这女的?”

牛子槊头也不会,瓮声瓮气回道:“就算认识吧!”

张胜男颇有深意的笑了起来,“长得挺漂亮。”

文学

他回头怪异地看了她一眼,说:“她就是天仙又关我屁事?”

她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姐,不说了她了,说起来一肚子气。”

“不说就不说。”张胜男有点不悦,赌气道:“你现在是大人了,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张胜男不高兴了!牛子槊一见急忙解释道:“我不是那意思。好好好,我告诉你!要不是她,我能落到连回家的车钱都没有?”

于是他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一五一十向张胜男述说了一遍,然后气哼哼道:“城里人太现实了!只认钱不认人,说翻脸就翻脸,真他妈不是东西!”说着他向那女售票员努努嘴对张胜男示意道:“那臭娘们也一样。”

张胜男扑哧笑了起来,伸手他手背上拧了一把道:“几年不见,你也学会骂人了?”

他嘿嘿一笑,说:“有时候骂几句脏话觉得心里很舒服。”

班车终于出发了,张胜男替他补了票。

班车刚刚出城,路边的雨幕中有几个人举手挡车。车老板子急忙停下车,售票员殷勤的问道:“几位大哥,到哪儿?”

那几个人一副旁若无人的架口儿,理都没理他便晃着膀子上了车。

售票员又追问了一句,“几位大哥,到哪儿?”

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为首一个光头大脸汉子,胳膊上刺着两条吐着血红信子的黑蛇。见那女人聒噪不已,光头汉子对着售票员骂骂咧咧道:“妈了个逼,你他妈废话咋这么多?夹住你的肥逼走你的车。”

车老板子一缩头,很听话地启动车辆往前开去,一句都没敢吭声。

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几个恶汉如狼似虎,上去便把前面座位上的乘客全撵到了后面。然后他们一伙鸠占鹊巢,一屁股坐了下来,掏出烟卷嘻嘻哈哈冒起烟来。

售票员一看这架势便知遇见难惹的主儿了,急忙夹住肥嘴不吭声了。

这几个人一上车,仿佛一团乌云飘进车窗,车上的气氛立马变得阴沉起来,刚才还说说笑笑的乘客们一时都噤若寒蝉。

牛子槊一眼便认出这伙人便是那天在小巷里抢劫吴芷君的那群歹徒。真是冤家路窄!他的心里不禁有点敲起小鼓来了。急忙用眼睛四下里踅摸一番,还好,座椅底下一根钢管斜撑松了,他俯下身去,悄悄拧掉螺丝卸下钢管,悄悄夹在两腿之间。

张胜男一直在一边不解的看着他。

他凑到张胜男耳边低低说道:“碰见劫匪了。”

风雨中,班车开出去十几里地,刚刚到了荒郊野外,那光头大汉将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大声叫道:“弟兄们,清兜。”

一帮歹徒遂抽出明晃晃的匕首跳将起来,冲着乘客狂呼乱喊道:“各位,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儿紧,向各位借几个钱花。”

车上大都是青羊山区的农民,老实巴交惯了。明晃晃的匕首逼上来,一个个吓得缩起脖子乖乖掏钱免灾。

出于本能,售票员站起来刚想叫唤,光头大汉一巴掌扇过去将她打了个满脸花。她手里装票款的钱袋也被大汉一把抢了过去。

光头大汉用匕首顶住她的胖脸凶狠地威吓道:“信不信,老子花了你。”

胖女人吓得屁滚尿流,抱住肥脑壳哧溜钻进椅子底下,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吱声了。

一眨眼,歹徒们就逼到了牛子槊跟前。

牛子槊的心脏砰砰狂跳不已,脸上硬撑出笑模样,对几个歹徒说道:“我是个大夫。”

“少废话,大夫也要掏钱。”歹徒们晃了晃手里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