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啊啊啊啊嗯力干 好污的事儿。

时间:2020-02-24 18:21       来源: 网络整理

沈萧萧被突然的催促声惊醒,迅速地换好放在一旁的衣服打开门,却被门外浑身滴着水的叶铭书再次吓了一跳。

一条纯棉的白色毛巾朝沈萧萧扑来,叶铭书理所当然地走进她的卧室,“搞什么啊,这么久?”语气有点抱怨。

“你……”沈萧萧粉红的脸还未褪色,快速地帮他擦干身体,“你就不怕感冒?”

“我等你等得身上的水都快干了,还是你存心想让我感冒?”把拿在手上的衣服甩在她床上,等着她帮他穿衣服。

手又不是残废了,真是!


好污事儿。(图文无关)

沈萧萧帮他把衣服穿好,某人就像古代的帝王一样,衣来伸手……

她细心地帮他抚平白衬衫,打好了漂亮的领带结,然后翻下他的衣领,他的身高比她高很多,他宁可弯着腰也要让她帮他穿好衣服。

他有点不敢相信,她不过迟了点开门,他不过迟了几秒看见她,他心里就满满的郁闷,不满的情绪都不知道怎么宣泄,但当视线落到她的颈项时,他的情绪似乎就慢慢被安抚了下来。

他的手抚上她白皙肌肤上的红红紫紫,那是他弄的痕迹!男人似乎都是这样,无论多成熟,名声、权利多大,看到自己弄在喜欢的人身上的痕迹时,总是很幼稚地满心欢喜,“疼不疼?”

唔不行坐不下h

沈萧萧自顾自整理着他身上的衣服,不回答他的问题。

叶铭书似乎感觉到她无声的抗议,心里的不愉快被彻底地安抚了,她这么安静的人,连耍个脾气都是这么安静的,这么无声的。

他很想宠她,但似乎这样欺负她,把她的性子养出来,他会更愉快,若有一天,她能对着他耍小性子,耍赖撒泼,那该多好。

“萧萧。”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叶铭书把手抚上她的后腰,把她朝自己怀里轻按了下,“你吻吻我好不好?就像昨晚那样。”

沈萧萧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昨晚之前还一直欺压她的人,今天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有跟他好到这种程度吗?

眼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都快迟到了,她还迟迟没有动作。

叶铭书叹了叹气,“算了,留到下次吧,这次我自己来。”他飞快地俯下身,趁沈萧萧毫无防备与她深吻,亲到最后,两人的气息都变得急喘,最后以沈萧萧颈间再添一道痕迹作为结束。

送了叶铭书出门后,沈萧萧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试图用长长的头发遮掩自己的脖子,只是总有意料以外的变化发生。